龍寵第五集-約炮經驗

成人文學簡介:

  為了能在化妝舞會中嶄露頭角,羅克前往道具店選道具,更是與老板娘……

  化妝舞會潛藏危機,本著“只有我能陷害別人,別人不能陷害我!”

  的原則,羅克成功化解危機,更與蜜莉玩起成人遊戲。

  在羅克看來,布加不可怕,可怕的是暮影,所以他去找鐵匠鋪老板打造超大號鐵籠,試圖捕捉暮影!

  羅克:早知道就給你三萬金幣!你這見錢連菊花都開的死矮人!

新增人物:

暮影:守夜一族中的潛行者,移動速度急快,效命於安東尼伯爵

加莎:道具店老板娘

多妮琳:蜜莉媽媽

美雪:矮人族陳樂女,力氣奇大

水月:水月茶閣老板娘

布德利:鐵匠鋪老板,矮人

布加:狄克的雙胞胎弟弟,效忠於安東尼伯爵

第一話 暗潮湧動

  羅克想接過邀請函,但又不敢伸手,因為他的雞雞太大了,他必須用兩只手才能完全遮住。

  見羅克滿臉尷尬,蜜莉瞇眼道:“二十八號我家要舉行化妝舞會,有邀請你,約瑟芬院長和拉妃兒小公主,務必到場哦。”

  “你家?”

  “忘記和你說了,我爸爸是卡納男子學院院長狄克。”

  “哦,知道了。”

  見拉妃兒在房間裡逗尼瑪尼魅,羅克便道,“信放在桌上,我剛剛去做運動,太熱了,所以就沒有穿衣服。”

  “你……在學院經常這樣?”

  蜜莉那雙紅眸在眼眶裡轉呀轉的,根本不敢與羅克對視,目光老是瞄到羅克雙手,都在想象著被手擋住的陽物是何模樣。

  “額……這是第一次,第一次就讓你撞到了,真不好意思。”

  見約瑟芬院長臉色不佳,羅克忙道,“我要去換衣服了,有空再聊!”

  看著飛進房間的羅克,蜜莉臉瞬間就紅了,羅克那兩顆垂著還搖晃著的蛋蛋都被她看到了,還想多看幾眼,羅克就從衣櫥裡抓出一套衣服跑進了浴室。

  將信放在桌上,和約瑟芬聊了幾句,蜜莉便離開了。

  片刻,衣冠鬼鬼的羅克走了出來,依舊是平時那般打扮,只是少了象征斯文的無鏡片鏡框,鏡框還在沙洛姆房間呢。

  見約瑟芬還站在門口,羅克便走過去。

  約瑟芬穿著白色短窄裙,裙擺有著一圈紫紅色星星月亮做修飾,上半身則是一件白色高翻領女士襯衫,很緊身,有點透明,雙乳高聳,黑色文胸隱約可見,但約瑟芬完全沒注意到這個,畢竟在她心裡,羅克只是一個龍人,並不是男人,只不過那次羅克干得黎絲老師連連浪叫的場景還時不時浮現在約瑟芬腦海裡,尤其是看到羅克時。

  面帶微笑,羅克道:“院長,抱歉,回了學院還沒有去找您問好。”

  “我是知道你回來,所以特意過來找你聊聊,沒想到你竟然什麼都不穿,風風火火地……呵呵。”

  見約瑟芬沒有責怪的意思,羅克松了口氣,解釋道:“因為在戰場上還無法變成龍之王,所以瑪姬醫師特別著急,梅裡亞和聖菲魯斯那邊沒有設備,所以一回來吃完飯就讓我去做個身體檢查,檢查到一半,聽說院長您來寢室了,我一著急就……”

  羅克滿臉傻笑,還有點害羞地摸著後腦勺。

在使用高潮液之後對於女性來說,在性愛時會覺得男性陰莖變溫熱感,在持續的插動時可能會出現幾種反應,如女性的陰蒂會較平時飽滿脹大,隨著性慾的增長而不斷的跳動,陰道也會準高潮的間接性收縮,只要男人硬度夠且沒早洩,都能輕易讓另一半高潮再高潮,經過多次後的持續使用,會讓女性在性慾及高潮頻率上會有所提升 - 女用高潮凝露

  聽到羅克這番回答,又見他這般害羞,約瑟芬剛剛冒出的好多疑問就都煙消雲散了,道:“剛剛小公主和蜜莉都有和我說你的英雄事跡。在你沒有蛻變成龍之王之前,你就已經這麼厲害了,做為看著你出生看著你長大的院長,我真替你高興,也希望你能再接再厲,為自己為學院為國家爭一口氣。”

  “我會努力的!”

  (努力你妹!你們都不在乎我的生理需求!就知道把我往戰場上推!小心我把你推倒奸到你喊呀咩嗲!

  拍了拍羅克的肩膀,約瑟芬道:“剛剛回來,你們好好休息吧,下午你們兩個都不用參加訓練,先調理好身子。”

  “好的。”

  約瑟芬離開後,合上門的羅克剛轉身,就看到臉都陰下來的拉妃兒左右手各握著一只平底鍋,陣陣殺氣洶湧而來。

  “怎麼了?”

  “做為我的龍寵,你竟然在外面裸奔!”

  “剛剛你沒有聽到我的解釋嗎?”

  “毛線!”

  “毛你妹!我說實話你又不相信!”

  “就當你說的是實話!但臉面還是要的啊!你難道不知道你在外面裸奔就相當於我在外面裸奔嗎?我是你的主人耶!”

  “我還真想看你在外面裸奔的樣子,飛機場,嘻嘻。”

  “毛線!”

  話落,兩個平底鍋就飛了過去。

  羅克左右手各抓著一只平底鍋,得意洋洋,卻飛來了第三個平底鍋,他忙用大腿夾住,夾是夾住了,握柄卻打到了雞雞,雞雞和蛋都發疼的羅克倒在了地上。

  第二天一大早,羅克就被拉妃兒以極其暴力的手段叫醒去吃早餐。

  吃過早餐回寢室休息了一會兒,快到訓練時間,羅克和拉妃兒就去了操場。

  早上的搏擊課和槍術課並沒有什麼特別,只不過羅克又被卡蘿當作肉搏對象,吃了豆腐的同時也被摔得嘴啃泥。

  下午三點,騎術課。

  此時一年級學員都已集中在操場,七只體積龐大的龍寵正和主人做著熱身運動,奔跑、飛行或振翅。

  看著其他學員的龍寵,拉妃兒又看著自己的龍寵,雖說羅克沒有它們大,沒有長翅膀,但在拉妃兒心目中羅克比它們都棒,特別是在戰場上。

  撇開還在學院的龍騎士,單說聖龍騎士團,聖龍騎士團都有參戰,但她們三十多人都沒辦法擊退阿克羅裡軍,羅克單憑一人之力就擊退了黃金獵隊,漸而扭轉了整個戰局,那做為龍寵的他就比聖龍騎士團的所有龍寵都棒,那自然也比學院裡的龍寵棒了。

  想著,拉妃兒就滿臉得意,但看到學員們騎著龍寵在天上飛呀飛時,她還是有些失落。

  見羅克盯著自己,拉妃兒就別過頭,不想在羅克面前表露。

  呢喃走到羅克面前,道:“羅克,上次跑步輸給了你,我們再來比賽一次。”

  看著龐大得像馬車的呢喃,羅克道:“我不想打擊你的自尊心。”

  “我現在是渾身燥熱,來比賽吧!”

  說著,呢喃還用雙顎去戳羅克的手臂。

  被弄得有點煩的羅克只得答應,並和呢喃走到了外圍跑道。

  “羅克,加油哦,我可是站在你這邊的。”

  已騎上呢喃的朱迪絲滿臉笑意,還故意撅起屁股,讓羅克看到她的黑色丁字褲,陰唇都差點跑出來了。

  壓低聲音,朱迪絲道:“我很想給你,但是我媽媽回去時說在她再次來學院前,我絕對不能和你愛愛,要不然就打死我。”

  “你能忍得住嗎?”

  淫笑著,羅克已做好準備。

勃起困難,硬度不夠,做到一半軟掉,早洩秒射 怎麼辦

男性因家庭、人際、事業與經濟的壓力下,造成勃起功能障礙陽痿與早發性射精早洩的比率最高達30%,導致性生活品質下降,影響女友或老婆親密和關係,引發家庭危機,男人,應該重視這個普遍的痛點!印度壯陽持久藥 犀利士,必利吉,果凍威而鋼,萬艾可,樂威壯,威格拉,犀利士5mg,威而柔 原裝進口 https://www.5mg.tw

  做為裁判的拉妃兒干咳兩聲,喊道:“預備……跑!”

  羅克正準備跑,呢喃卻張開雙翼,完全擋住了跑道。

  “喂!你占了我的跑道!你賴皮!”

  呢喃亂叫兩聲,得意洋洋的朱迪絲就駕馭著呢喃往前狂奔,留下羅克在風中淩亂。

  “羅克!快跑啊!”

  拉妃兒喊道。

  看著速度比上次快了近一倍的呢喃,羅克已知道自己絕對跑不贏,遂抱著後腦勺,哼著小曲兒走進操場,完全放棄了比賽。

  “羅克!”

  拉妃兒很郁悶,“在我心目中,你比任何一只龍寵都來得厲害啊!”

  聳了聳,肩膀,羅克道:“傻逼才會去跑。”

  “你不跑我就叫漢妮拿二十個平底鍋來!我會把你煎成蛋!”

  受到威脅,羅克只得重回跑道並往前跑,悠哉悠哉。

  呢喃轉過頭看著遠遠落後的羅克,非常得意,就連它的主人也是那般得意,完全沒有注意到試飛完畢的菲妮珂絲已駕馭著她的龍寵雷池落到跑道上。

  菲妮珂絲先反應過來,剛想叫出聲,呢喃卻撞到了雷池屁股,緊閉的雙顎插進了雷池屁眼,表演了一場另類的爆菊,而腦袋撞到雷池堅硬屁股的呢喃暈乎乎的,拔出雙顎就倒在地上,被爆了菊花的雷池則淚流滿面地看著呢喃。

  “機會來了!”

  嘴角上翹的羅克像一陣風般超過呢喃。

  當呢喃清醒過來時,羅克已跑到了終點。

  郁悶的呢喃跑到羅克跟前,道:“我們再來一次!”

  “我累了,改天吧。”

  “求求你,就一次啊!”

  “不了,我真的累了。”

  得了小便宜的羅克躺在草地上,翹著二郎腿。

  “就一次啊,羅克,你別這麼小氣。”

  “你先打敗你後面那只再來找我吧。”

  呢喃回過頭,就看到剛剛被它爆了菊花的雷池狂沖而來,嘴裡還冒出電火花。

  呢喃是水系龍寵,它最怕的自然是雷系龍寵,所以一看到要使用魔法攻擊的雷池,它就逃開了。

  兩只龍寵繞著跑道追逐,她們的主人則在爭論著誰對誰錯。

  羅克則是一臉幸災樂禍的表情。

www.747.tw

  二十分鍾後,穿著女式襯衫,花格子超短裙,唇紅齒白的莎洛姆出現在學員面前,拋了個媚眼給羅克,說了番今天訓練重點後,莎洛姆便讓學員們按照序號訓練,她則站在一旁看。

  每當一名學員完成訓練,莎洛姆便會說出她的優點和不足自處,有點無聊的羅克就坐在莎洛姆後面,老是盯著莎洛姆那被條藍色內褲裹得緊繃乃至陰毛都露了出來的私處,拉妃兒則坐在地上看著學員們的訓練,心裡充滿了對天空的渴望。

  舔了舔嘴角,羅克都想脫掉莎洛姆內褲,一肉棍插進她的肉洞或屁眼,幻想著莎洛姆一邊教導學員一邊和自己做愛的場景,羅克口水真的流出來了。

  看到羅克這般醜態的莎洛姆忍不住笑出聲,轉身,彎腰,故意在羅克面前露出深深的乳溝,道:“要是受不了,你就去找瑪姬醫師,她這會兒應該很有空的,或者卡蘿老師,她應該在房間裡睡覺覺。”

  “我可不想精盡人亡,等晚上再說吧。”

  “你會忍得住都有鬼!”

  白了羅克一眼,莎洛姆就一臉嚴肅地看著已完成訓練的朱迪絲,叫道,“朱迪絲!這次的飛行你掌控得非常好!只是你忽略了敵人扣下風魔槍副扳機時帶來的影響,不過這是難免的。下個學期將有實戰演習,到時候你就知道該怎麼辦了。”

  “謝謝老師提醒。”

  朱迪絲忙謙卑地低下頭,眼睛卻盯著羅克胯間,那兒已搭起帳篷,知道羅克是因為莎洛姆老師才勃起,朱迪絲就有點郁悶,但也沒有說什麼。

  黛比無法完成訓練,莎洛姆非常的不滿意,黛比只完成了簡單的飛行,一些莎洛姆交代好的動作都沒有做出來,訓斥了黛比幾句,莎洛姆就看著絲蕾迷娜訓練。

  絲蕾迷娜是表姐妹,心意相通方面會比一般的龍騎士要好,所以莎洛姆對她們的訓練不同於其他龍騎士,主要是訓練她們之間的配合,就像當初她訓練瑪莎瑪麗亞姐妹花一樣。

  訓練結束後,莎洛姆和羅克聊了幾句便離開了,大部分學員和龍寵也都紛紛離開操場,唯獨黛比和她的龍寵芭比還呆在操場。

  黛比坐在草地上望著藍天,芭比則趴在她身後,龍瞳裡充滿了悲傷。

  早就注意到黛比心情不佳的羅克讓拉妃兒先回寢室便走向黛比,蹲在黛比面前,微笑道:“現在天上可沒有星星哦。”

  黛比回過神,十分驚慌,支支吾吾道:“我……我……不是……”

  “不是看星星,那是看月亮?”

  “不是……”

  黛比整張臉脹得通紅。

  此時的黛比驚慌失措得像只落入獵人陷阱的小兔子,頭搖得非常厲害,及腰微卷紅發隨著她嬌軀的搖動而如柳葉兒般搖曳著,兩束垂至胸前的發束就像手般隔著校服撫摸著黛比那32?酥乳。

  加之黛比身軀嬌小,模樣嬌弱,富有愛心的羅克都想將她抱在懷裡好好呵護,不過要真的抱住黛比,估計芭比會咬死羅克。

  “如果你要看星星看月亮,我晚上可以陪你的。”

  “沒……”

  “這些天的訓練都不盡人意嗎?”

  黛比眼裡寫滿了失落,微微點頭就低頭注視著小草,喃喃道:“雖然自己很努力很努力,但卻什麼收獲都沒有,從小到大都一樣,還以為加入學院就可以讓自己變強變得不再懦弱,可……”

  見黛比身子在顫抖,羅克就抓著她那滑嫩嫩的雙手,微笑道:“你應該這樣子想,你是幾千人中被選中的八個人中的一個,概率超級低,這就說明你成功了,只不過要鞏固這成功有那麼一點點的吃力,這是非常正常的。你加入了誰都想進但都進不了,培養龍騎士的學院,那自然要經受常人難以承受的訓練,而你只是暫時性的跟不上進度,要不了幾天,你就可以像朱迪絲那樣馳騁藍天,贏得所有人也包括你自己的掌聲。”

  “朱迪絲真的很棒,她是我們中最好的一個。”

  微笑著,黛比道,“羅克,謝謝你開導我,我會好好努力的。”

  芭比打了個呵欠,道:“羅克,你這樣子開導沒什麼用,要是主人明天又失敗,她又會這樣子的,和主人相處了這麼久,我一直覺得主人非常膽小但又渴望變得堅強。”

  “是啊,所以你要做好自己的本份。”

  “我也想,但總是配合不了。”

  “你們在說什麼?”

  黛比好奇道。

  “芭比說它想吃草,我就說它的本份不是吃草而是吃肉,它還說它要變成草食性動物。”

  “你才是!”

  瞪了羅克一眼,芭比就歪過頭,看都不看羅克。

  拍了拍手,羅克道:“現在離吃飯還有一段時間,要不我陪你做一次下午的訓練吧,要是你表現得好,晚餐我請。”

  “不了。”

  “再做一次。”

  “呵呵,還是算了吧,我不行。”

  “芭比都躍躍欲試了!”

  “我可沒有說過。”

  “呀!”

  在黛比驚叫聲中,羅克一把就將她抱起並放到龍鞍上,羅克則坐在她後面,緊緊抱著黛比,引導著她的手抓住韁繩,並附到她耳邊道:“有我陪著你,你一定能成功的。”

  “你不怕掉下來嗎?”

  “我皮糙肉厚。”

  “好吧,那我就再做一次。”

  俯身吻了下芭比頸部,黛比就駕馭著芭比往上飛。

  怕黛比說中,羅克就兩手環抱著黛比,魔手無意觸到了黛比乳房下緣。黛比戴著文胸,並沒有什麼手感,但羅克此時此刻也沒心思去吃豆腐,只想保住小命的同時讓黛比完成訓練。

  “希望能成功吧!”

  芭比叫了聲就停在半空。

  讓羅克抱緊主人的同時抓緊韁繩,芭比就在空中連續翻了五個跟頭,翻得羅克都差點將脾髒吐出來才停下,接著又在空中做著非常復雜的動作,而做動作的同時黛比必須以韁繩或用大腿碰觸龍鞍指示芭比,要不然芭比無法完成動作。

  “讓主人控制我!”

  感覺到黛比全身都在發抖,羅克便松開抓著韁繩的手。

  “你干嘛?”

  黛比急忙抓住韁繩。

  “現在我坐在你後面,如果你不好好努力,我死了,你要負全責!”

  “怎麼這樣子!”

  黛比兩眼睜得非常大,聚精會神地看著前方,並駕馭著芭比完成了非常困難的數個動作。

  “坐穩了!”

  雙腿夾緊芭比,嬌軀壓在芭比身上,黛比便駕馭著龍寵往下飛,幾乎垂直!

  總覺得自己要墜地的羅克嚇得拼命喊叫,而此時莎洛姆正站在操場邊緣靜靜看著這一幕。

  “算上風魔槍擾亂風元素,極限停滯高度應該是……對!就是那裡!”

  黛比用力拉韁繩,芭比就扇動龍翼減緩速度。

  當速度減為零時,龍寵芭比才緩緩落到地面。

  羅克跪在地上,捂著小腹干嘔著,卻吐不出東西。

  “竟然比朱迪絲做的還好。”

  莎洛姆倒吸一口涼氣,“為什麼平時表現得那麼差,難道是因為黛比喜歡羅克嗎?”

  “羅克,謝謝你。”

  黛比喜極而泣。

  “沒……沒事……”

  站直,深呼吸,臉色蒼白的羅克道,“現在你應該相信自己了吧?”

  “嗯!”

  黛比上前緊緊擁住羅克,卻又像彈簧般跳開了,一臉羞紅,想看著羅克,但一看到羅克,她的心跳就加快,快得連呼吸都有點困難,所以就一直低著頭。

  “羅克!謝謝你!請接受我友愛的擁抱!”

  也快哭出來的芭比像禽獸般撲向羅克。

  羅克急忙跳開。

  咚!

  看著那塊都凹下去的草地,羅克叫道:“你妹!你想要我命就直說!”

  “抱歉,我太激動了。”

  芭比淚眼汪汪道,“這樣子就不會被呢喃它們看不起了。”

  見芭比又撲過來,羅克再次閃開,並跑向寢室,道:“黛比!相信自己!勝利女神就會和你擁抱!”

  “謝謝你!”

  “真是的,都不和我擁抱。”

  芭比抖了抖雙翼,趴在黛比腳邊休息。

  見莎洛姆老師走過來,本還打算坐地休息的黛比站得比劍還直,一臉嚴肅,做了個有點稚氣的舉手禮。

  “老師能不能和你談談?”

  “當然。”

  “能不能告訴我是什麼力量讓你表現得這麼的好?我想知道原因,那樣子以後才知道怎麼訓練你。”

  微笑著,黛比道:“我本來非常害怕,但羅克說出那句話時,我就覺得渾身上下充斥著一股力量,就好像看到了我媽媽。”

  “那句話是我愛你?”

  “什麼?”

  “額……你說的那句話是哪句話?”

  “如果我死了,你要負全責。”

  “羅克竟然會說出這麼不負責任的話?”

  “但我很感謝他,要不是他說出這句話,我絕對不可能完成訓練任務的。”

  頓了頓,黛比繼續道,“羅克真是一個好哥哥。”

  “好哥哥……”

  想起羅克干自己的淫靡畫面,莎洛姆怎麼也無法將羅克和“好哥哥”這三個字掛上鉤,要說羅克是干女人干得很棒的哥哥,那還差不多。

  “老師,今天的訓練我算及格了嗎?”

  “呵呵,是啊。”

  摸了摸黛比的腦袋,莎洛姆道,“在這麼多學員中,就數你最膽怯。”

  “抱歉。”

  “不過剛剛你讓我看到了一個全新的你,質的飛躍,好好保持吧!”

  站起身正要走,莎洛姆又問道,“你知道風元素的紊亂范圍?”

  “知道一點點。”

  “有空的時候我會請槍械師安吉莉娜來上課,到時候你就可以了解更多關於最小停滯高度、最大停滯高度和極限停滯高度。”

  “嗯!嗯!”

  點了點頭,莎洛姆含笑道:“知識是死的,運用於實踐才是真理,你剛剛做得確實非常好,加油!”

  看著走遠的莎洛姆老師,激動得眼淚都迸出來的黛比緊緊抱住芭比的脖子,在它臉上親了十幾下,同樣很高興的芭比則昂起頭,張嘴,噴水。

  黛比被淋成落湯雞,校服緊貼肌膚,趨於透明,文胸內褲都顯現出來,臉紅的黛比忙跑向寢室,芭比則在濕答答的草地裡滾來滾去,玩得不亦樂乎。

  第二天下午的騎術課,黛比表現得並不理想,和平時對比是有點進步,但和昨天下午比起來,黛比表現就遜色太多了。

  思考了番,莎洛姆便讓羅克成為黛比的副龍騎,讓他們一起訓練,結果黛比的表現驚呆了在場所有人。

  對比之後,莎洛姆終於得出結論,那就是黛比有了羅克就會超常發揮。

  得出這個結論,莎洛姆就覺得未來的某天黛比也會成為羅克後宮一員,但那一刻別太快來臨,要不然師生一起服侍羅克,甚至是一起吸著羅克的肉棒,吃著他的精液,那多難為情啊!

  當夜十一點,202寢室。

  拉妃兒早已睡著,本還蓋在她身上的被子被她踢到了地上,沒什麼睡意的羅克只得撿起被子蓋在拉妃兒身上。

  這一舉動很平常,但卻嚇壞了羅克,因為鬼一般的漢妮又從床底下鑽出,質問一番後以打醬油的名義離開了寢室。

  被嚇得差點心髒病突發的羅克躺在地鋪上就更睡不著了,老是盯著床底,就怕漢妮又突然鑽出來。

  越躺越覺得不對的羅克就鑽到床底,將每個角落都摸了個遍,確定漢妮沒有在,他才放心,但還是睡不著,就溜到陽台,倚著護欄看滿天繁星。

  (大咪咪神女,我本想在夢裡和你做愛的,但離開卡納太多天,這兩天都有點失眠,想和你愛愛都沒辦法了。不過你放心,我不會通宵,我就晚點睡,你可要等我,我會把你干得一直喊哥哥的。

  想象著在模糊夢境操神女,神女還一直喊哥哥的淫靡場景,羅克竟然有了反應,雞雞頂著四角褲又頂到護欄,輕微摩擦,羅克竟然有了快感。

  有了快感,羅克就繼續蹭著護欄,動作極其猥瑣,卻又滿臉惆悵地望著閃閃繁星。

  不知多久,一個黑影落在了護欄上,羅克的視線被一對超級巨乳擋住,不用多想,羅克就知道這對富有母愛的巨乳的主人是暮影。

  知道暮影要遊說自己,羅克並不害怕,繼續用雞雞蹭著護欄,嬉笑道:“黑色小乳牛,多日不見,你的咪咪又大了不少,看樣子你的主人是沒少給你愛的滋潤吧?”

  在羅克看來,暮影效忠於安東尼伯爵,那麼她下面的洞洞絕對已經被安東尼伯爵干了無數次,就像露露,不過要是如此,暮影又為什麼介意給自己干一次,難道只允許安東尼干她?

  如此一想,羅克就更想干暮影了,甚至伸手去撫摸暮影小腿,隔著布料也很有手感。

  落到羅克身後,暮影冷冷道:“我本該前天來找你,但被一些事耽擱了。羅克,我還是那句話,成為安東尼伯爵的部下,要不然你會死得非常難看。”

  蹭著護欄,羅克扭過頭道:“我好像很少看見有死得很好看的人,但要是你專門替死人化妝,那這世界就會有很多死得很好看的人了。”

  亮出匕首,暮影道:“如果你不答應我,我現在就去殺掉拉妃兒!”

  “你敢!”

  羅克不再用雞雞蹭護欄,而是狠狠盯著暮影,道,“如果你敢動拉妃兒一根汗毛!我絕對將你的逼操爛!”

  “我暮影不怕任何威脅!”

  “你試試。”

  咧嘴而笑,羅克已用風魔槍頂住暮影的乳房,微微用力,碩大的乳房就凹進去,槍身有一半都被乳肉夾住。

  “你開槍的速度太慢了,而且引聚風元素也需要好幾秒的時間,你覺得你能殺得了我?”

  “要是惹怒了我,一切規則都會消失,你會死得很難看,但我會替你化好妝。”

  沈默片刻,暮影道:“主人派我來是給你下達最後期限,要是明晚零點之前你還不歸順,那麼你以及你認識的人都會死掉。”

  如幽靈一般的漢妮突然出現在暮影身後,幽幽道:“你可以殺掉羅克或者他認識的任何一個人,唯獨不能殺了我的主人,也就是拉妃兒。”

  “那我先殺了你!”

  羅克和漢妮還未反應過來,一道寒光就已閃過,漢妮頸部被隔開,鮮血直流。

  “羅克,希望你不要成為第二個她。”

  說罷,暮影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你沒事吧?”

  羅克忙抓住漢妮的手。

  “沒事。”

  面無表情的漢妮甩開羅克的手,摸了摸傷口,還將粘著鮮血的手指含進嘴裡吮吸著,讓羅克惡寒不已。

  定眼一看,羅克震驚了,更是無比蛋疼,漢妮脖子上那根本不是鮮血,而是藍色液體!

  “不管怎麼樣你都死不了嗎?”

  “你要不要試一下?”

  “沒興趣……”

  長歎一聲,羅克道,“真希望我是史萊姆或者有一半史萊姆血統也行,那樣子我就天不怕地不怕,想干什麼就干什麼,誰也阻止不了我。”

  露出猥瑣笑容,羅克繼續道,“我還可以從門縫溜進去偷看美女洗澡或者睡覺,然後……”

  羅克口水都流出來了。

  滿臉黑線的漢妮道:“半液態生命體不是不死之軀。”

  “那弱點是?”

  “就是……不告訴你,要不然你會反過來對付我。”

  冷哼一聲,漢妮已走進寢室。

  “告訴我吧,順便談一談人生理想啊!”

  “我沒有人生理想。”

  “談我的。”

  “對你那齷蹉的人生理想不感興趣。”

  拉開門,漢妮就走了出去,羅克則傻傻地站在房間裡。

  第二天晚上就是化妝舞會,地點是在狄克家,做為被邀請的羅克、拉妃兒,他們獲得了特權,也就是一整天都不用參加訓練,去街上買化妝舞會的服裝道具,並不只是他們兩個人的舞會道具,還有約瑟芬院長的,約瑟芬委托羅克幫她選一套服裝。

  走進專門賣舞會道具的店裡,天生好奇的拉妃兒被琳琅滿目的道具震撼了,嘴巴張得非常大,一會兒抓起這個一會兒抓起那個,恨不得將所有的道具都買回去,但她又希望自己的道具是獨一無二的,所以就找來了老板娘。

  “我要一個非常特別的舞會道具!”

  拉妃兒滿臉期待地看著風韻猶存的老板娘。

  “風格呢?”

  “就像平底鍋那樣子。”

  羅克插話道。

  “毛線!死一邊去!”

  “平底鍋。”

  頓了頓,老板娘微笑道,“單個握柄的平底鍋可能不好弄,不過要是弄個雙柄的平底鍋道具還是可以的,套在身上,上半身為鍋,下半身為握柄。”

  掃了眼拉妃兒那有點兒隆起的胸部,老板娘繼續道,“以你的身材,扮個平底鍋應該是沒問題的。”

  “不許說我是平底鍋!”

  老板娘愣了下,賠笑道:“抱歉,客人,那你說說大概的風格吧,最好說清楚是哪方面的,角色人物扮演,動物扮演等等。”

  “我想想。”

  羅克戴上惡魔面具,吐出舌頭,道:“你就扮演平底鍋吧,我真覺得你非常非常適合,嘻嘻,不只是我說適合,老板娘也說很適合,哈哈哈……”

  “閉嘴!”

  抓起算盤扔向羅克,被命中的羅克倒在了地上。

  看著都散架的算盤,老板娘很是心疼,拉妃兒卻拍了拍手,道:“待會兒算錢的時候算進去,雙倍!”

  “呵呵,謝謝客人,那你說一下要求吧。”

  沈默了足足兩分鍾,一點頭緒都沒有的拉妃兒將求救的目光投向剛爬起來的羅克,裝出無限溫柔,道:“親愛的羅克,你能不能給我拿捏拿捏啊。”

  退後數步,確定能避開拉妃兒的突然襲擊,羅克才嚴肅道:“要是你不打算扮平底鍋,你就扮兔女郎,邊走邊搖你那小屁股。”

  “不要,再換個。”

  “熨斗?平平的,適合你。”

  “不要!不要!再換再換!”

  “那就……奧特曼?”

  “奧特曼是什麼東西?”

  “就是一種很強大的超人,全身武裝,連臉都看不到。”

  “不要不要,我這動人的臉蛋一定要露出來,快說快說。”

  想了好一會兒,羅克長歎一聲,道:“那你就扮超級賽亞人吧,整張臉都會露出來,還可以露出你那修長的大腿,和蓮藕一樣的胳膊,讓人都見識到你的美麗。”

  “好呀!”

  “但是……”

  “但是什麼?”

  “額頭也要露出來。”

  “沒問題,我的額頭非常好看!”

  說著,拉妃兒還將劉海兒往上壓,露出額頭,拉妃兒的額頭確實很好看,但她這動作有點誇張,一旁的老板娘臉上的笑容都凝固了。

  確定拉妃兒要扮演超級賽亞人,老板娘便詢問超級賽亞人的裝扮,羅克就十分詳細地描述了一遍,而肚子餓的拉妃兒則跑到街上找吃的。

  當被問到羅克的道具時,羅克想了下,說道:“我要扮魯魯修。”

  “什麼東西?”

  見老板娘臉上寫滿了疑惑,羅克瞇眼道:“其實很簡單的,不過我覺得我的語言表達能力可能無法將我心目中的魯魯修表達出來,所以還是麻煩老板娘你拿筆和紙,我畫個大概給你看。”

  “筆和紙?”

  掃了店鋪一圈,老板娘道,“你跟我進來吧,裡屋有筆紙,都是我老公用的,他不喜歡別人動他的東西,不過你是客人,他應該會同意的,呵呵。”

  跟著老板娘走進裡屋,羅克就看到一個抽著大煙的男人躺在床上,煙桿子都撅到了天上,短袖短褲,露出的四肢干巴巴的,就像被吸血鬼吸過一樣,而抽著大煙的他還一臉的享受,吞雲吐霧。

  看了看那男人,又看了看穿著露肩雪紡裙,酥乳半露的老板娘,羅克真不想承認那個癮君子是老板娘的男人,但事實上他就是。

  (我擦!這哪是鮮花插在牛糞上!簡直就是插在一坨被風吹被雨打被雷霹過的狗屎上啊!

  “斯克郎,客人要用一下你的筆紙畫道具模型,你出去看一下店鋪,好了你再進來抽你的大煙。”

  老板娘道。

  斯克郎斜眼看了他們一眼,極不情願地走下床,搖搖晃晃往外走,邊吐煙圈邊道:“臭娘們,給你十分鍾的時間。”

  丈夫走出裡屋後,老板娘臉上閃過一絲厭惡,但又立馬換上笑容,從抽屜裡拿出筆紙,放在桌上,道:“客人,請吧,將你心目中的魯魯修畫出來,我會按照圖紙趕工,在今晚舞會開始前趕出您要的道具。”

  “其實很簡單的,就是一個頭盔,一件披風,一套暗藍色禮服,很紳士的那種。”

  說著,羅克就在老板娘面前展現著自己的繪畫才能,老板娘則坐在羅克對面看著畫紙,卻沒注意到羅克畫畫的同時還老是瞄著她那敞開的領口,兩顆又大又挺又白嫩的乳房都露出了一大半。

  邊畫著,羅克邊問道:“冒昧問一句,你和你老公的感情很差嗎?”

  “挺好的,呵呵。”

  “但看上去你們好像都過不下去了。”

  “沒這事。”

  “抱歉,我不該亂猜的。”

  見羅克如此斯文,還帶著很陽光的微笑,老板娘就松開牙關,歎氣道:“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我和我丈夫是指腹為婚,盡管他是個癮君子,但那時候他家裡很有錢。我嫁給他之後,他雖然對我不好,但我也不在乎那麼多,只希望他能戒煙,和我一起經營店鋪,結果他吸得越來越重,身體越來越差,更將家產都敗了個盡,要是再這樣子下去,我都怕自己都會被他賣掉買煙抽了。”

  “那一開始你愛他嗎?”

  “沒愛過,但這門婚姻是注定的,所以我也沒反抗,算是順從父母吧。”

  苦笑著,老板娘單手撐著下巴,看著羅克已畫好的頭盔,道,“這頭盔看上去有點像火焰,外圍是火紅色嗎?”

  “外圍黑色,中間的橢圓深藍色,和衣服一樣,披風要黑色,披風裡層是紅色,褲子和女人的褲襪差不多,要和鞋子連為一體的,邊緣是金色。”

  頓了頓,羅克補充道,“要是可以的話,最好配一件白色打底衫給我,要高領的那種,遮住整個脖子。”

  老板娘點了點頭,道:“一天之內要趕出來可能有點困難。”

  “我加錢。”

  “我不是這意思。”

  笑了笑,老板娘拿來皮尺,道,“材料費和做工費一共是三百金幣,我不會亂加錢的,我要量一下你的三圍,然後就開始趕工,爭取在晚上七點前趕出來。當然啦,質量也會有保證的。”

  “老板娘你人真好,嫁給他實在是太可惜了。”

  說著,羅克張開雙臂,像木頭人般站在那裡等待成熟的老板娘來量三圍。

  皮尺繞著羅克胸膛一圈,確定好胸圍,老板娘就依次量了羅克的臂長、脖圍、肩寬、腰圍和身長,最後是要量羅克的臀圍。

  老板娘剛圈好皮尺準備確定羅克的臀圍,卻愣住了,因為一根巨物頂起褲襠,恰好頂到了皮尺,要是這樣子量,數值絕對會偏大。

  盯著彎腰的老板娘那沈甸甸雙乳,羅克道:“不好意思,夫人您太迷人了,讓我不由自主的……呵呵……”

  “這樣子可不好辦。”

  盯著那被頂起得有點誇張的褲襠,老板娘似乎看到了一根碩大無比的肉棒,臉微紅,笑道,“客人,你擺一下姿勢吧。”

  “額……站直還不行嗎?”

  “不是,不是,我是說。”

  指著羅克褲襠,老板娘繼續道,“改變它的,要不然它的存在會讓你的臀圍偏大,到時候褲子太松,我可擔待不起。”

  “稍等。”

  當著老板娘的面,邪惡的羅克就吸氣,手插進褲襠,擺弄著雞雞,往哪兒擺都感覺不舒服,他還是喜歡讓雞雞露出來,但老板娘在場,就算羅克再邪惡也不敢亂來啊,所以他就將亂來的機會交給了老板娘。

  抽出手,羅克干笑道:“不好意思,弄不來。”

  “你還是處男?”

  “才不是!我這麼大了怎麼可能會是!你別小看人!”

  羅克叫得有點大聲,但坐在店裡靠椅上的斯克郎並沒有聽到,繼續悠然自得地抽著煙。

  見羅克反應如此強烈,老板娘笑了笑,道:“看你這反應就知道你是處男了,其實這也沒有什麼,等你遇到心儀的女孩子自然就會破了,讓我來幫你吧。”

  舔了舔嘴角,老板娘便解開羅克皮帶,拉鏈一拉,深吸一口氣,她就將羅克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退到膝蓋處,青筋盡顯的肉棒彈了出來,搖晃數下後停下,龜頭直指老板娘瞳孔。

  “好大!”

  老板娘驚呼道。



人妻出軌|家族亂倫|迷姦虐待|明星名人|淫亂校園|科幻武俠|都市色女|另類經驗|生活|男性功能

泰國果凍威而鋼